最新新闻
硅谷作为巴西iFood的角色变化 展示了如何在任何地方进行创新 微软扩展了GigJam协作服务的预览可用性 微软HoloLens如何通过Holoportation改变交流方式 优势 5G和互联网的东西非常不同 微软团队获得牵引力的速度快于预期 Acura NSX庆祝概念车在芝加哥亮相30周年 缩短了大众甲壳虫的照片看起来像是购物车 看到一辆老式的大众汽车汇聚成激进的3D拼图游戏 Beanke发力中国市场,成为国内商场争抢的设计师品牌 阿斯顿·马丁完成DB4 GT Zagato续航的第一个车身 阿斯顿·马丁 金手指DB5 Continuation系列现已量产 顶级室内设计师安德鲁·帕尔出售大胆的普拉兰房屋 墨尔本的房地产热潮郊区抵抗低迷 更大的公寓将成为墨尔本市场的新利基 LG通过新的软件升级中心寻求更快的操作系统更新 Google已正式停止销售原始的Google Pixel 可以在Android智能手机上试用的最佳ARCore应用 现代i30 N将获得双离合变速箱 直到2019年 2018年雷诺ZOE EV在英国的起价为18,240英镑 但实际上是28,520英镑 大众高尔夫1.5 TSI ACT BlueMotion 与柴油一样经济的汽油 大众ID R Pikes Peak旨在成为大众ID EV的破纪录光环 三文草官网广东客服中心挂牌成立 三雄极光“我是设计师”真人秀大赛启动 评委阵容强大 普惠家:坚持普惠金融,惠及普罗大众 NOME诺米家居携手涂鸦艺术之父Keith Haring,让艺术时刻陪伴你 速看!又一批城建问题有说法了,明令禁止私占公共绿地! “中国珠宝季2019”强势助力行业垂直对话 经典品牌2019经典别墅外墙高端定制项目 直击行业痛点 豆腐的来历你造吗 豆宴坊全自动豆腐机 英孚教育青少儿英语专家: 10部奥斯卡动画短片推荐
您的位置:首页 >理财 >

阻碍To B数字化发展的其实是这个行业的一些基本规律和特征

2019-07-11 15:09:00   来源:亿欧

受朋友邀请,参加了崔牛会和靖亚资本组织的"2018中国企业互联网CEO峰会",近距离地接触国内SaaS软件,也切身感受到与会者对于"突破"的渴望。会议一开始,主办方就从产业观察者向与会者强调:如今头部互联网企业全部进入了To B市场,而国内面向企业市场的SaaS企业则处于瓶颈期。一方面无奈于企业市场长期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另一方面又看到互联网巨头们都高调进入杀进来,这个冬天能挨过去么?

以个人为消费主体的移动互联网创新渐近天花板,这是不争的事实,即便再采用多么精妙的运营手段,也很难让移动互联网巨头们保持高速增长。互联网企业的股票高估值主要不是靠盈利能力和赚多少钱,而是在于增长。要想让资本市场满意,就必须找到新的增长故事。

除了线上线下融合,面向于企业客户的产业互联网等概念就成了热点。互联网企业愿意讲这样的故事,而笃信互联网企业的资本也认可,看起来真没什么能够阻碍To B数字化的发展了?

有的,阻碍发展的,是这个行业的一些基本规律和特征,如果不认清这些问题,再牛的企业恐怕也会倒下。

一、企业客户需要低成本的定制服务

移动互联网企业不断优化产品和服务,以求让客户有更好的体验和感知,这算是以客户为中心么?当他遇到真正的企业客户时就会体会到,客户的个性化需求怎么那么多,要支撑企业客户的数字化怎么那么难。

也许可以像移动互联网那样,从满足一些个人客户需求入手,然后再扩展与他相似的客户,这样也是能产生规模效益的;然而企业客户真的是千人千面,要想找到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实在太难了。

那么可以把需求拆解为共性模块,模块之间的相似性足够了吧,然后把模块拼接整合在一起,不就形成了完整的解决方案?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操作的时候会遇到两个问题:第一是将模块进行整合需要较高的集成成本;第二是共性模块小且呈现碎片化,很难形成大的规模。

于是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做一个成功的企业客户案例成本非常高,再推广时发现要么客户掏不起太多钱,要么就是供应商亏本完成交付。明明是两家大企业的合作,结果甲方觉得花了好多钱什么都没看到,乙方觉得做了那么多事才给这么点儿钱,搞不好不欢而散,朋友都做不成了。

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需要将大量工作转化为IT承载,这些工作以前都是由人来完成的。围绕这个转化过程,要花的钱往往超出企业的预算甚至想象力,而且还要花费大量的资源和时间改造自身的组织结构、业务流程以及管理模式。企业数字化确实是方向,但能走完这个历程的,将来会有几个?

二、中国市场不认同软件产生的价值

在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各行各业产生了很多"以市场换技术"的成功案例;BAT等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的成功崛起,也验证了"洋为中用"的新路径。找到相对落后的产业和技术点,学习模仿西方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再加上资本的力量,依托中国的巨大市场空间,成功之路似乎并不那么困难。

但是软件产业的情况不一样。由于人力成本低、对知识产权尊重度不高等特点,中国的软件从来都很难卖出钱来,几十块钱的软件都被盗版,这样的环境下,模仿西方的软件产业很难健康成长。

中国软件企业生存主要靠两种模式:其一是与硬件相结合,以买硬件送软件的方式进行营销,用硬件赚的钱补贴软件。另外一种模式是游戏为代表,软件免费安装和使用,通过道具、装备等运营手段获取收益。

随着云计算技术的普及,软件与硬件解耦并分别采购成为企业客户实施项目的常规手段,独立软件企业难以再指望硬件的补贴。而作为软件的使用者,企业客户也不太可能让供应商通过运营软件来收钱。这就意味着中国的软件企业需要寻找新的发展路径。

三、企业市场的生意未必可持续

坚定的SaaS支持者认为,"年费"的方式是支持SaaS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源泉。假设一个SaaS公司每年新单收入是1000万,第二年的续订率是80%,而第三年的续订率则是90%。因为已经续过一次费的企业绝大部分会再续费。

听到这种说法的时候,我不仅莞尔——真会如此乐观么?

首先,数据表明,中国的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是1.5年,这意味着很多企业即便有续订的意愿也会流失掉。提供SaaS服务的企业会有自己的统计数据:获取一个客户的成本有多高,实际的续订率有多低;形成这些局面的根源不是产品。

其次,如果企业真的做好了,做大了,就有了自建IT能力的意愿。而这么做的原因往往不是钱,而是企业嫌系统不可控,尤其当这些IT能力可能影响自身竞争力的时候,花点儿钱找个厂商做一套定制开发的系统,就成为很多企业的选择。

第三,面向企业客户的营销成本不可忽视。无论是对超大型的企业客户还是中小企业,要与目标客户建立联系、让他们看懂你的产品、说服他们接受花钱买软件服务、到了下一年度续订,每过一关都需要消耗巨大的资源,而且有很大的可能性丢掉这个客户。即便是西方SaaS软件的标杆者Salesforce,也因为营销投入而长期处于亏损状态,直到这两年才稍稍有了盈利。

所以,即便是建立了前向收费的良性商业模式,SaaS软件厂商们也只能靠资本市场维持生存。而国内SaaS软件企业到达一定规模之后(年收入几亿元人民币)又没有出现高增长,凭什么让资本市场看好你的发展,愿意投钱拉你一把呢?

曾经中国的SaaS企业纷享销客,尝试用To C的玩法高举高打,希望能借助资本的力量迅速获取海量客户,然而结果并不如人意。即便是阿里巴巴倾全力打造阿里云,希望其成为企业客户的基础设施,但时至今日也不敢大谈盈利问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